内蒙古快三开奖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委員風采 [本頁支持雙擊滾屏]
分享到:
字體大小:
詩心禪境俱澄明——談張凡先生國畫藝術
發布時間: 2017-05-28   訪問量:0   保護視力色:

張凡簡介

江蘇省宿遷市畫院院長、專業畫家

江蘇省宿遷市政協委員

江蘇省美術家協會理事

江蘇省美術家協會藝委會委員

江蘇省中國畫學會常務理事

江蘇省宿遷市佛教協會副會長

南京博物院特聘畫家

中國民主建國會會員

中國古琴學會會員

出版有:

《楚風漢韻-中國當代名家張凡》、《張凡中國畫集》

《張凡中國畫作品選》、《張凡山水畫選》、《張凡書畫集》

《經典美術.張凡卷》、《中國畫廊推介畫家精品.張凡卷》

《中國當代實力名家-張凡》、《中國當代最具收藏潛力畫家-張凡.霍春陽》

《國畫經典-張凡》、《云水禪心---張凡》、

《名家藝術—筆意禪境.張凡中國畫精品特刊》、

《國畫家報-張凡》1、2、3卷、

作品入編《紅旗》、《國家人文歷史》、《收藏與投資》、《中國書畫名家》、《中國書畫交流》、等160余種刊物及專業畫集。2005年江蘇衛視大型人文欄目《江南》曾以“畫家張凡--只為那無限風光”為題做紀錄片、2014年江蘇衛視《看文化》欄目拍攝“云水禪心——畫家張凡”并播出,江蘇文化星空拍攝《畫家張凡》上下集。

《萬壑有聲》2013年全國中國畫展。遼寧撫順

《放墨為山皆有意》—重溫經典(太倉)2014全國中國畫展

《我山自信云舒卷》—金陵文脈(南京)2014全國中國畫展

《黃山寫生》2014年江蘇省第五次新人新作展新人獎

《斂云收霧日光新》江蘇省“紀念建國65周年”畫展

《山畫開楚》江蘇省2015“傅抱石雙年展”

《山水2》2015江蘇省首屆青年畫展

對于畫家作品的品讀,欣賞者各自有不同的角度,有的看布局,有的看筆墨,有的看氣象,有的品味道,有的看熱鬧……我是個門外漢,基本上屬于看熱鬧的那種,但本著不以形求而以神遇的想法,從文化的角度去觀照,有時也能咂摸出一點味道,體會出一些意境。以一名讀書人的身份欣賞張凡先生的畫作,他蒼莽野逸的山水、古奧姿媚的花鳥,都引起了我濃厚的興趣。最近,張凡先生又創作了系列的清供圖,閑情逸致中彌漫著書香,流溢著禪機,贏得了不少行家的稱贊,也使我對這位與眾不同的畫家的認識更加完整。

我一直認為,成功的書畫家在創作上應該有主導趨勢,或者說應該有一條主線,但其風格卻不能是單向度的,而應是立體化的、豐富多彩的。在這一點上,張凡先生無疑是成功的。按照我的理解,他的創作主導趨勢是詩心與禪境,他的山水、花鳥包括清供,以及不多見的人物,都從不同側面展示這一主導趨勢,并且形成合力,推動這一條主線向縱深發展。讀張凡先生的畫,最好當作詩來讀,當作禪宗公案去參悟;讀張凡先生的畫,能夠產生詩,能夠催發對禪境的感觸。于是,我在品賞張凡先生的大作時,吟成一首絕句:

從來筆墨與心清,

丘壑幽深奇氣橫。

畫里別開新世界,

詩心禪境俱澄明。

且以這首小詩為綱,談談我對張凡先生國畫藝術的理解。

從來筆墨與心清。杜甫詩云“杖藜從白首,心跡喜雙清。”書畫藝術創作既本于書畫家主體的本質,又指向其本質。如果心不能清,那么此人創作出的書畫作品必然蕪雜,縱然技巧嫻熟,掩飾得再好,也還是經不起推敲。心已然是清了,如果手下功夫不到,筆墨不能清,也限制了書畫家對主體生命精神的表達。我對書法略知二三,對國畫可能略知一二都達不到,但在欣賞書畫作品的時候,我秉持一個大的原則,就是看其筆墨和精神意味是“清”還是“濁”,并以此來判定雅俗。觀賞張凡先生的畫作,每次都覺得有一股清氣充盈于尺幅之間,不同流俗,既養眼又養心。這清氣,是張凡先生氣質、胸襟的清幽,創作心態的清凈,駕馭筆墨色彩、牢籠萬象的思路清晰、風格清健融匯而成的清涼境界。

丘壑幽深奇氣橫。古人常說,畫山水要胸藏丘壑。其實,不僅僅是畫山水,畫花鳥、人物都必須如此,甚至為文為詩為書法均須如此。最先接觸的是張凡先生的山水,筆走龍蛇,氣象蒼莽,雖然經常畫的是些荒山野嶺,但丘壑縱橫,意象紛呈,充滿了勃勃生機,飽含著畫家對客觀世界蘊藏的生命力的挖掘和對主體生命精神的體認,絕非一些畫匠手下的俗山俗水可比。后來看到張凡先生的花鳥、人物,與其他畫家相比,同樣的花花草草、枝枝葉葉,同樣的嶙峋怪石,同樣的人物形象,偏偏就是有著更加豐厚的內涵,總有許多耐人尋味的地方。最近看張凡先生的清供系列,簡簡單單的案幾、花瓶、香爐、茶盞,以及看似隨意安放的花果、小動物,這些物事共處在畫幅之中,傳達的信息量竟然絲毫不弱于山水、花鳥。這使我想起八大山人的花鳥畫,寥寥數筆蘊藏的意象驚人!看來,他們的胸中都是包羅著幽深縱橫的丘壑的。

畫里別開新世界。鄭板橋有一段論畫竹的話很妙:“江館清秋,晨起看竹,煙光日影露氣,皆浮動于疏枝密葉之間。胸中勃勃遂有畫意。其實胸中之竹,并非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紙,落筆倏作變相,手中之竹又非胸中之竹也。總之,意在筆先者,定則也;趣在法外者,化機也。獨畫云乎哉!”畫家筆下的山水、花鳥、人物的形象,雖然來源于客觀世界的山水、花鳥、人物的形象,但畫家在醞釀和創作的過程中,“參贊天地之化育”(《文心雕龍》句),以獨特的視角和主觀的精神、意志和氣質對其進行改造、調整、融合,原先的形象只是畫家的“意”之所托,他們服從服務于畫家主體的“意”,參與畫家對“意”外化的活動,因此,呈現出來的意象與原先的形象迥然有別,成功的創作往往能夠創造新的天地,或稱之為意象。我個人的看法,張凡先生筆下的形象,呈現的是一種夢一般的意象。他的山水,仿佛是把現實世界中的山水打破、揉碎,然后按照自我的意愿重新塑造出來,所有的山石、亭閣、流水、松風、飛鳥等等,都按照他的“意”重新整頓和安排,服從于他一貫的創作主導趨勢,因此畫出來的山是張家的山,水是張家的水。他的花鳥,不是活在現實生活中,不是活在宣紙上,而是活在他的精神世界中,畫幅僅僅是他揭開的一個窗口。他的地盤當然他做主,因此,安排路燈豎在花鳥之間有什么不可以?在藝術領域,萬法唯心,一切皆意造。有人認為把路燈畫在花鳥畫里是創新,有人認為是搞怪,你說你的,他畫他的。不管別人怎么說,路燈依然靜靜地照著,花鳥依然鮮活地存在,亦古亦今,非古非今,其實,這一切不過是張凡先生內心世界的偶然投射,雪泥鴻爪而已。他的清供系列,每一件東西都是現實中存在的,但組合在一起,卻使人感覺那是一種印象,是在古典詩詞的繽紛麗藻中,在如月光如流水的古琴聲中偶爾閃現的印象的片段,被他妙手偶得,將這些一霎那的美妙固化而成為久遠。

 
掃描二維碼收藏本頁面鏈接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返回頂部
内蒙古快三开奖走势图 双色球怎样投注更容易中奖?? 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 128彩票app 棋牌现金二八杠官网 华盈宝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稳定 新疆时时开奖结杲 pk10技巧 05444定羸 我要机选投注下载